为了她,负了佛法。

日期:2019-10-04编辑作者:明星

1.

  十年后。

某日黄昏,天空突降暴雨,一位落魄的乞丐顿时被淋浇成了落汤鸡。此地距离都城尚有一段路程,无论如何也要找寻一处落脚之处,否则,看这雨势,一时片刻是不会停下。

    一座寺庙的内院中。

可在这荒郊野外,哪来的避雨之地呢,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周围也无山洞可栖。总不能指望钻到树林中躲避暴雨的侵袭吧。

    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女坐在围墙上,手里拿着一只啃了一半的鸡腿,两只细长的腿有一下内一下的晃悠着,脑袋一会儿又往院内的屋子里望去,反反复复似在等着谁一般。

他在惆怅之际,仍没有停下脚步,雨势像浓雾一般遮蔽了他的视线。若是有一处破庙就好了,他在心底祈祷。

    直到院内的房门被打开,少女的眼睛闪着喜悦,扔掉手中的鸡腿,正想跳下围墙不料粉色的裙摆被一节树枝给勾住了。

突然,一道闪电击中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接着一声惊雷,吓得他魂不附体。

    于是乎,少女毫无疑问的从墙上摔了下去,以一个极度难看的姿势下落,最后以一狗啃草的姿势仰着着面落地,伴随着一声“嘭”的刺耳声音落下。

早知道就不离开县城了,都怪同行李瞎子,非说都城的人富裕,乞讨容易。他明明记得临近中午出城时阳光明媚,怎么突然就下起了暴雨呢。

    穿着灰色僧袍的少年和尚手中拿着一把扫帚走出来,看到的就是如此景象,似乎少年和尚早已见怪不怪此种景象了,对此他的脸上并没有惊讶于她的出现。

正当他在心底抱怨之际。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处院落,院落的大门口挂着两只大红灯笼,里面的烛光十分明亮。

    穿着灰色僧袍的少年和尚眉目如画,清秀的脸庞很柔和,薄唇微粉,身姿清瘦,他就是当年的那个小沙弥。

来到大门前,他抬眼瞟了一下大门上方的匾额,上书烫金大字:七重山门。乞丐在门前呆立了片刻,心思这人家为何起这么个名字?

    少年和尚拿着扫帚直接掠过她欲往院外走去。

他们为何会在此安家呢?乞丐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世间之事他不解的多着呢,比如,为何他就是当乞丐的命,而他的儿时同伴竟然去邻县做了衙役。

    “忘尘,你看到我从墙上摔下来都不扶我起来,是不是太无情了?好歹我们也相识了十几年了吧。”少女从地上爬了起来,吐了一嘴的泥土,一边控诉着这个无情的和尚一边快步跟上前去。

既然碰上了,何不敲门碰碰运气呢,万一这家人大发慈悲,说不定就放他进去躲过这场大雨呢。

    “忘尘你怎么不反驳我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少女越过他站在他的面前。

思定以后,乞丐叩响门环。砰砰,砰砰。这声音在乞丐听来清脆悦耳。

    少年和尚见去路被挡住了,只好越过她向前走,气的粉色衣裙的少女一阵跺脚。

昏暗的天空中,再次书响起两记惊雷,乞丐以为自己敲门声太小,或者说雨声太大,他抬起手准备在再次尝试敲门。

    等少女回过身就看到少年和尚正认真的扫着地上的枯叶,少女黑如菩提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动了一圈,像是想到了什么般,少女跑过去夺过少年和尚手中的扫帚,开始认认真真的扫着,不过少女拿扫帚的姿势却是别样的奇怪变扭。

正当他将门环抬起之际,门后传来了吱呀一声,有人抽开了门栓,开了门。开门者是一位少年,他探出半张脸,从门缝中打量着乞丐,看他长相,年纪也比乞丐要小上几岁。

    少年和尚被她的此举弄的一脸疑问,少女并没有转头看他便像是猜到了他心中的疑问般,说道:“我见你日日晨起每每都要来扫这些枯叶,想着我反正也无聊便也来试试看。”

“你是谁,你找谁?”门童问。

    少年和尚听到她说的话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看着她扫地的姿势颇有些怪异,张开口欲想说些什么但似乎又顾忌着什么,最终还是闭口了。

“很显然,我是一名乞丐。我想在贵府躲躲这大雨,不知是否方便,马厩就行,只要头顶有个遮雨的东西即可。”

    “你想说什么便说,憋在心里算什么?”少女一边扫地一边道。

门童迟疑了片刻,说要禀告主人,让其定夺。他重重关上门,去了许久。

    见此,少年和尚才道:“施主在家没扫过地?”

乞丐站在门牌下,依旧受到了暴雨的垂爱。

    少女听到后拿着扫帚的手指顿了一顿,打着哈哈道:“怎么说?我在家经常这样扫的,”心里想着是经常看着你这样扫的才对。

良久后,门童开了门。请其入内。

    少年和尚顿了一顿,又道,“施主不觉得你此刻的手有些酸疼吗?”

“我们主人说了,他在最后一道门内等候你。”言毕,门童将乞丐引到一座山门前,乞丐一转身,不见了门童的身影。

    呀!他怎么知道她的手有些酸疼的?少女疑问的看着少年和尚。

这时,他才发现,从进院落以后,天空竟然不再落雨。这场景令他有些恐惧,联想起门童的消失,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因为施主你拿扫帚的手势不对,所以手才会酸疼。”少年和尚给出答案。

他想转身离去,宁愿淋雨,也不远呆在这里。可等他一转身,发现身后是一片森林,之前的院落、大门皆不见踪影。

    少女所有奇事的眨眨眸子,原来如此啊!少女伸出一只酸疼的手递在少年和尚的面前,“那要不你帮我揉揉?这样子我应该就不会疼了。”

他似乎已经没有退路。乞丐抬头瞥了一眼山门的门牌,上面空无一字。他自认为平生未做过亏心事,除了有一次饥饿难耐,偷了余记包子铺的几个包子外,他想不起来还有其他事。

    “女施主说笑了,贫僧是出家人还是让贫僧自己来吧,”少年和尚伸出一只手似要接过少女手中的扫帚。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既然来到了这里,不妨进去一探究竟,那门童不是说了吗,主人在最后一道门内等我。由此看来,这里不止一道门。

    “哼,小气,”少女见他如此的油盐不进,扭头继续替他扫地。

思考之际,乞丐已拾阶而上,来到门前。他本想叩门,不料,手刚放到门上,大门竟然自动开了。

    似乎心中有些气,拿着扫帚在地上胡乱的扫,扫的一地的尘埃满天飞,枯叶似蝶飞了下落。

2.

    “咳咳。”这叫自作自受。

他刚踏进门内,忽然听到不远处一阵欢声笑语,他循声而去,只见前方有一处热闹街市,此刻人头攒动,好似在庆祝节日。

    少年和尚见此没在多说什么,转身又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少女眼见的发现他要离开这里,开口道:“诶,忘尘你怎么走了?喂,等等我啊。”

走进人群之中,他迅速被周围喜庆欢乐的气氛所感染,片刻之后,他竟开始手舞足蹈,随着人群流动。

    少女急着想要追去,走了几步看了一眼手中的扫帚,“啪”的一声扫帚就被她丢在了地上,急急忙忙的追着少年和尚而去。

良久后,他逐渐恢复冷静。这时,他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这里的人们各个皆一脸欢笑,尽是开心之状,他观察了一圈,竟然没有找到一个脸上不挂笑容之人。

    少年和尚肩上挑着空的水桶往山下走去,少女紧跟其身后。看着少年和尚又把空桶装满往回走去。

他走到一处僻静之地,连坐在门前抽烟袋的老大爷也笑得合不拢嘴,他满口也不超过四颗牙齿。他来到他的身边,“大爷,您为何如此开心啊?”

  

“因为开心啊,再说喽,除了开心,我也没体会别的感情。”

喂,你不累吗?要不要我帮你?”

老人说完话,警觉地打量着他,“你好像是外来的吧,一看你这笑容就是装出来的,瞒不过我。”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说着少女伸出手欲要抢过他肩上的水桶,然,却被少女弄巧成拙,水桶被打翻了,洒了一地的水,衣裙也被水浸湿了,连带着少年和尚的裟衣也浸湿了一大圈。

他尴尬地挤出一个强硬的微笑。

    少女像是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垂着一颗小脑袋,咕哝道:“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真是想要帮你而已……”

“我们这里的人,从出生到死去,看到的都是喜事,所以都很快乐。好多国家的人都很羡慕我们呢。”

    少年和尚看了一眼垂着头的她,没有说话,捡起被打翻的木桶往山下走去。

老人说完,看他有些踟蹰,“你不是问我为何开心吗,我告诉你,我明天就要死了,难道不值得开心吗,我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天也要保持笑容,能多活一天,当然开心喽。”

    “忘尘,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少女抬头看着离开的忘尘又追了上去。

离开老人以后,他走进了一条小巷,巷子内家家欢声笑语。

    ……

只呆了一日,他就受不了这里的环境了。他想起了门童的话,于是尝试着原路返回,找到了之前的那座山门,可当他拉开大门,走出去时,却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座山门之前。

    此事,少年和尚足足有一月多不曾理睬夜小柒。

3.

    这一月中,少女每日晨起去来到少年和尚的住处,却再也没见到少年和尚的出现。

他推门而入,第一眼看到了一位彪形大汉对他怒目而视,他怯生生地躲开了他的眼神,继续超前走去,他本想故技重施,直接返回山门,可当他走了几步之后,回头一看,山门不见了。

    这五月初,少女再次来到少年和尚的院子里,对着门道:“忘尘,我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会出现了,我是来跟你道别的。”

他拾步前行,看到了一个村落。此刻,他口渴极了,打算到村子里讨碗水喝。刚走到村头,只见几位少年正在那里玩耍。

彩世界首页,    屋内还是没有传出少女想听到的嗓音,少女有些失落的垂了垂眸子,转而又眉开眼笑,不过看起来总有一种悲凉的情绪落在她眼里。

少年之间好像起了摩擦,互相怒视,互相推搡。

    “你看我都要好久不见你,要不你出来见见我?免得日后你想起我来,思念的我要紧怎么办?你说是不是?”

他本想上前去调解一番,可想到自己是外来之人,怕弄巧成拙,于是由着它去了。

    “唉,算了吧,你不出来那我就先走了,记得要想我哟,我也会想你的,”少女又望了望屋子,最后还是转身离开了。

他信步走进村子。看到一位老妪的背影,她正在晾衣服。

    只是在转身的那一刻她眼角出划过一抹泪珠,哀伤爬满脸上。

“大娘,您好,我想讨碗水喝。”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见你,也许今晚便是我最后一次对你说话了,本想着要见你一面也不枉后几日的……就算死了也心满意足了。 

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了她,负了佛法。

关键词:

解忧杂货店 | 你的故事我的感悟

那本书从古至今就看过了,看完事后只是感觉很暖和,很好看好。这段时间《解忧杂货店》热播,就抽了岁月去看了...

详细>>

《暖食》:怎么着有文化地质大学快朵颐

对于蔡澜,也算稍有了解,知道他是香港四才子之一,读过一些他的博客文章,上大学时曾看过他的两档节目,其中...

详细>>

相守

本人问先生,假诺自身先死,你会不会随着自身联合走。每回聊起这么些话题的时候,总是莫名的哀伤。那世界越发...

详细>>

李小璐女士的强暴婚姻;夫君患肝硬化被内人堕

最近的的明星”出轨门“事件闹得满城风雨,开年已经第10天,仍然不见热度褪去。 2018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开年一...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