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麻辣历史说李斯:见吕不韦(2)

日期:2019-10-04编辑作者:明星

李斯曰:见吕不韦

第一节说大人者,待之!按下吕不韦的发家史,再回到李斯。话说这一日,李斯装扮成郑国的仆人,和郑国一道进入相府,来到一处宅院,舍人叫他们先候着。舍人进去通报时,吕不韦正斜躺在榻上假寤,身边簇围着十数个绝色妖姬,正各司其职地服侍着他。或捏腿,或捶背,或赶扇,或焚香,或喂食,或抚琴,或舞蹈,或曼唱……舍人哈着腰候着,直等到吕不韦睁开眼睛,这才小心地禀报道,从韩国来的郑国带重礼求见。顺手递上一张礼单。吕不韦和他刚认识异人那会相比,胖了许多,满脸油光四溢的横肉,肚子也圆乎乎地鼓了起来。其气派和他的体型比较起来,膨胀的速度更是惊人。吕不韦扫了一眼礼单,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带他进来。舍人出来,对郑国说道,相国唤你了。郑国向李斯努努嘴,示意他跟自己一块进去。李斯刚一举步,却遭到舍人一声断喝,干什么呢,里面是你这种下人进去的地方吗?李斯眼看就要和他梦寐以求的吕不韦见面了,却忽然碰到这么一位不知好歹的作梗者,怎不火冒三丈。区区一个小舍人,便能毁灭掉他仅有的希望。李斯盛怒之下,也顾不了许多,上前一把薅住那舍人的脖子,将他掼翻在地,抬脚便要朝那舍人的要害踢去,幸好郑国及时把他拽开。舍人一向仗势欺人惯了,没想到今天惹上个不怕死的,他从地上灰溜溜地爬起来,一时间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拿眼狠狠地瞪着李斯。郑国安抚李斯道:“李兄少安毋躁,等我进去见到相国,再替你想办法,你尽管放心,一定会让你见到相国的。”郑国和舍人进去之后,剩李斯一个人在院子里。李斯焦虑地搓着手,心脏狂跳得像一个等待被宣判的囚徒。美妙的丝竹之乐和欢快的女子笑声,从屋子里隐隐传出,让李斯悲观地感到自己凶多吉少。在未知的等待中,时间过得单调而漫长。终于,门开了一条缝,探出了舍人的脑袋。舍人也不出来,只是从门缝里朝李斯招招手,那意思是你可以进来了。李斯心头狂喜,脚步却冷静地钉在原地。他也朝舍人招招手,示意他过来自己这里。李斯可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进去见吕不韦。他要通过舍人之口,先摸摸吕不韦的态度。舍人却不肯过来,只是加快了招手的速度和幅度。李斯反而更加笃定不动了,从舍人的招手可以看出他的态度,而从舍人的态度又可曲折地反射出给舍人下命令的吕不韦的态度。舍人见李斯不大像会过来的样子,只得满腹委屈地走到李斯跟前,不耐烦地说道,愣着干嘛,相国唤你呢。李斯不紧不慢地问道,相国是怎么对你说的?舍人道,就是让你进去呗,还能咋说。李斯道,相国说的是让他进来,还是带他进来,叫他进来,请他进来?舍人心想,读书人就是毛病多,非得咬文嚼字不行,便回答道,是请你进去。李斯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他已无须再多问什么,一个请字已经足以说明问题。第二节说大人者,藐之!人,一生要走很多很多路,重要的却只有那么几步;人,一生要说很多很多话,重要的却只有那么几句;人,一生会认识很多很多人,重要的却只有那么几个。成功者和失败者的区别,也许就只在于他们多走对了一两步路,多说对了一两句话,多交对了一两个人而已。李斯终于站在了吕不韦的面前,离他只有一丈有余的距离。这一天的会面,已无数次在李斯的脑海里预演过。他很清楚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要用他的思想侵略吕不韦的大脑,用他的口才纂改吕不韦的意志。就在今天,就在这里,他要走对一步路,说对一句话,交对一个人。李斯一进入吕不韦的寝宫,眼中便再没有别人,他没有偷偷地瞄一眼那些春光乍泄的绝色美女,也没有在于他有引荐之恩的郑国身上浪费自己的半根视线,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吕不韦的身上,他已经完全进入战争状态,吕不韦就是他的对手,他的敌人。诸君不妨自问,倘你见到一位相国级别的人物,并且你见到他不是为了歌功颂德,而是有求于他,你已经走投无路,只有他,拔九牛之一毛便能将你拯救。那么,你愿意给他留下怎样的第一印象?我想,大概每个人的答案都不甚一样。对李斯而言,这样的问题是个伪问题,根本就不成立。李斯想的不是他应该留给吕不韦怎样的第一印象,而是他应该强加给吕不韦怎样的第一印象,关于这个第一印象,吕不韦有权评价,却无权拒绝。当然,这是建立在李斯拥有强大的自信和无畏的勇气的基础之上,对那些只想安安耽耽过日子、信奉平平淡淡才是真的人来说,还是请勿模仿为好。从李斯迈过寝宫的门槛的那一步开始,他便在用狂放的肢体语言刺激着吕不韦的神经。他高昂着头,目不斜视,步伐宽阔而有力,浑身散发出利剑出鞘的夺人气势。在他英俊而棱角分明的脸上,看不到丝毫乞讨者的惶恐和悲伤,有的却是施舍者的自在和怜悯。他仿佛并非身处在万民仰望的高高庙堂,在他看来,这里只是一处任他纵马游缰的无主草场。李斯向吕不韦行礼,仅长揖而已。李斯的狂妄,半是天性,半是蓄意。所谓大知似狂,不痴不狂,其名不彰。吕不韦半躺着,审视着李斯。尽管他不动声色,但无疑李斯已强加给他这样的印象:这是一个高傲而强悍的人,这是一个专注而坚毅的人,这是一个可以被毁灭、但绝不会被打败的人,关键是,这样的人永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总是心无旁骛、全力以赴。于是,在正式的会谈开始之前,李斯便已经成功地给会谈双方的关系定下了他想要的调子。李斯和吕不韦四目相投,如两只动物般互相打量,带着七分挑衅,三分提防。吕不韦在生意场和官场上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时至今日,他已经贵为相国,但他的心态却始终在商人和官员之间游移。作为精明的商人,他想的是:我能从眼前这位李斯身上得到些什么;作为显赫的权臣,他想的是:眼前这位李斯能给我带来些什么。能将这两种具有互补性的思考方式集于一身,让吕不韦颇为得意,而他自从政以来能一帆风顺,这也是一极大之原因。一个成功的仕途经营者,无疑也应该是一位出色的心理学家。李斯同学是何等人物!他对吕不韦的研究是如此透彻,以致于他完全有资格在世上任何一所大学里开设吕学讲座,我敢保证,就连吕不韦本人,也会迫不及待地前来听讲,而且一节课也舍不得落下。早在当年一起就学于荀卿门下之时,李斯和韩非就游说的技巧作过无数次的探讨,并达成这样的共识:“说人之法,有如用兵之道,攻心为上。必先知所说之心,尔后方以吾说当之。”知所说之心,找出他心中最柔软的那一部分,只需轻轻一击,便足以辉煌大胜。那么,眼前这位相国,传说中的吕不韦,财富与权力并重,阴险与智慧的化身,他的破绽会在哪里?作为吕学教授的李斯,又将如何一击致胜?第三节说大人者,诱之!吕不韦的寝宫内一片安静,风暴来临前的安静。所有的人都预感到有些奇特而瑰伟的事情将要发生,这些事情将在未来产生深远而强烈的影响。他们期待着,为能亲眼见证而兴奋莫名。从没有人如李斯这般能带给吕不韦如此大的压力,使他艰于呼吸。他下意识地欠起身来,打破了冻结的沉默,冷冷地说道:“你就是李斯?”李斯一直在等待着吕不韦先开口说话,他等到了。吕不韦沉不住气,他表现出了他的好奇心。而无数的教训表明,正是好奇心要了猫的命。“楚人李斯,拜见大秦相国。”李斯简单而直接地回答道。诸如“三生有幸,久仰久仰,不胜荣光”这类阿谀之词,李斯是打死也说不出口的。好在吕不韦也不在乎这些虚文形式,他看着李斯,懒洋洋地道:“听郑国说,你乃是荀卿老先生的得意高足,号称有动摇山河之志,经天纬地之才。”“李斯不敢自谦。”“哼,你倒确实一点也不自谦。不过,本相另外还听说过一个李斯,两个月前在本相府前公然辱骂护府武士,咆哮无状,你可认识这位李斯?”“回相国,两李斯是一李斯。”吕不韦见李斯爽快应承,便脸色一墨,斥道:“你可知罪?”“李斯知罪。”“你可知此乃死罪?”“确是死罪。”李斯答道。吕不韦的脸上一瞬间竟露出失望之色。原来李斯也不过如此,吃自己一吓,便乖乖地认了,而且似乎连加以狡辩抵抗的欲望也没有。李斯却从容接着往下说道:“不知李斯何时能见到那八位护府武士的人头?”吕不韦没转过弯来,本能地回了一句:“你说什么?”以他的身份,说出这样弱智的话来,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在尊贵而博学的相国的字典里,根本就不该有“你说什么”这四个字。他只得轻轻地啜一口清茶,以掩饰尴尬。李斯将吕不韦的行状尽收眼底,道:“普天之下,人所共知,相国为人仁而下士,士无贤不肖皆谦而礼交之,不敢以其富贵骄士。士以此方数千里争往咸阳,求归相国门下。相国敬贤爱士之名,近播大秦之境,远动六国之听。是以,诸侯以为,有秦诸相,相国最贤。”给吕不韦扣上这样一顶他非戴不可的高帽之后,李斯又道:“李斯背井离乡,抛妻弃子,远来咸阳,慕相国之名,以相国为重士也。李斯虽愚,投奔相国之心却不可谓不诚,然而方才登门,未及入室,便横遭护府武士之辱,辱之不足,又复殴之,此事为当日数十人所共见,非李斯所敢编造。此八武士不死,则天下之士必视相国之门为畏途,心寒而不敢至也。六国皆以相国之敬贤爱士为有名无实,心耻而传为笑也。以八武士之人头,回相国之美誉,换天下之归心。相国明见高远,何去何从,当不必再待李斯多言。”吕不韦这才醒过味来,敢情李斯说的死罪,不是他自己个的死罪,而是护府武士的死罪。偏他那一套冠冕堂皇的言辞,拿天下来压人,倒也不好驳得。虽说这两个月来,前来投奔的士人数量的确明显下降,但李斯请砍八武士之人头,这却要斟酌斟酌。吕不韦当即岔开话题,道:“且置此事不论。汝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李斯知道,有些事缓则易就,急则难成,是以也不再纠缠,他来此,并非专为取八武士之人头,而是久等吕不韦此刻一问。他没有急着回答,只是谨慎地道:“愿少闻。”吕不韦动了动手指头,艳姬鱼贯而退。李斯又道:“愿更少闻。”吕不韦再动了动手指头,舍人也退下。郑国屁股贼沉地坐着,心想以他和李斯的交情,今天这场戏自己是看定了。李斯却以目光逼视着他,不怒而威。郑国明白了自己的在场对李斯也是一种妨碍,只得带着沮丧和懊恼离开。偌大的寝宫内,只剩下两个人,吕不韦和李斯,却丝毫也不显空旷寂寥。这两颗巨星碰撞而出的无形火光,早将所有的空间弥漫殆尽。李斯开口道:“李斯闻知,相国门下食客有三千之众,四大公子也有所不及,相国得士之多,可谓冠绝天下也。有此事乎?”李斯牌的高帽确实非同凡响,吕不韦越戴越舒服,越戴越喜欢,他得意地一捋长须,道:“多乎哉,不多也。”说完,微笑地望着李斯,等待着李斯继续对自己吹捧夸奖。李斯却站起身来,沉思着踱了两步,再转身面对着吕不韦,他用狂热的眼神紧盯着吕不韦,厉声说道:“李斯请相国尽诛门下之士。无论亲疏贵贱,才学高低,请一切杀之。”李斯说完,手掌同时往下猛地一斩,其力道之大,竟似能于虚空中触发风雷之声。第四节说大人者,怒之!李斯这席话,由于事先全无征兆,再加上他金属般刚硬锐利的声音,使得其效果极其震撼。吕不韦闻言大骇,险些又傻乎乎地跟着应一句:“你说什么?”还好他嘴收得快,这才没有再度出丑。吕不韦心中大怒,怒李斯傲慢无理,大言不惭。李斯啊李斯,你可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养这许多士人我容易吗?这些寄生虫们成天什么事也不用干,吃喝拉撒全由我买单,每月还得固定给他们发薪水,要维护秦国的体面和我吕不韦的个人声誉,这薪水还不好意思给得太少。这些士人要是耍起性子来,我得好声好气地去安抚慰问,他们若是在外头捅了什么娄子,我还得出面替他们摆平。养士人可比养儿子还累啊。我图个啥?就图个不能吃也不能卖的虚名。好家伙,你李斯一来,像样的计策一个没有,张口闭口尽是要我杀人,先要杀八个护府武士,现在又要杀三千士人。我这儿是相国府,又不是屠宰铺,你是存心要我吕不韦落下一个不仁不义的千秋骂名呀。吕不韦按住自己的怒火。他决定给李斯一个机会,让他把话说完。倘李斯能自圆其说,那便再做理会。倘他只是危言耸听,那就拖出去剁了卖肉,咎由自取,须怨别人不得。吕不韦慢条斯理地道:“士人何罪之有?为何要杀?”“三千士人,皆欲置相国于死地,焉能不杀!”吕不韦眉毛一挑,“说下去。”李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道:“相国以韩人仕秦,封文信侯,食十万户,金印紫绶,代理万机。秦王年少,以相国为仲父,计不下席,谋不出廊庙,大秦天下,尽托于相国一人之手。人臣所望,能过此乎?”“不能过。”“然则相国欲废秦王而自立乎?”吕不韦怒道:“小子放肆!本相受先王厚遇,倚为托孤重臣。吕不韦披肝沥胆,效忠秦室,天日可鉴。”吕不韦怒了,李斯反而笑了。李斯道:“相国并无谋反之心,相国自知,李斯也知。然而秦王知乎?秦国知乎?以李斯之见,相国虽无谋反之心,所行却有谋反之嫌。相国大开门户,延揽天下士人,至三千之数,此乃慕虚名而处实祸也。”李斯激动地在吕不韦面前走来走去,晃得吕不韦很是眼晕。李斯边走边说:“养士如养虎。据李斯所闻,相国门下之士,只知有相国,不知有秦王,依仗相国之权势与尊宠,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嚣张跋扈,欺凌柔弱,咸阳城内已是怨声载道,百姓皆因此迁罪于相国。相国门下蓄此猛虎三千,人虽畏之,也必疑之,谓相国有不臣之志,此则养虎又有如养祸也。信陵君以宗室之亲,养士纳贤,尚遭魏王嫌恨,无以自明,废而不用,乃沉溺酒色,郁郁而终。相国本为韩人,常言有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相国虽忠于秦室,而秦人终不能信相国也。如今相国已是大权独揽,乾坤独断,秦国任君予取予求。语曰‘日中则移,月满则亏’,相国不思韬光隐略,乘盛而返,反而遍求天下之士,集于一门,非为谋反,何为此举?今日主少国疑,举国皆疑相国将仿田常代齐之故事,废秦王而自代。宗室重臣恨相国已久也,一旦以养士自重,图谋不轨为名,诬相国以谋反之罪,群起而攻之,则相国危急于累卵,而不寿于朝生也。为今之计,惟尽诛门下之士,门下之士既去,则相国无须自辩,天下已尽知相国必无谋反之心也。相国也可长为文信侯,世世称孤。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愿君孰计之!”第五节说大人者,喻之!李斯一口气说完一大通话,稍显疲惫之态,他住下脚步,俯观着吕不韦的反应。吕不韦把身子往后一靠,闭目沉思。他的思绪有点乱。李斯一席话,有如当头棒喝,敲得他昏沉。但要说吕不韦从不居安思危,那倒真是太低估他了。吕不韦虽贵为相国,然而却有一块心病,那就是他一直无法染指军权,军权始终牢牢控制在秦国宗室重臣手中。是以,他蓄养三千士人,极力笼络,使其能为己用,能为己死,其实也兼有自保防身之用。三千士人倘纠结得好,也是一支相当可观的精锐部队,就算那些宗室重臣意图兵变,要加害于我吕不韦,看在这支部队的份上,他们也得再掂量掂量。李斯啊李斯,你说的道理我何尝不知,我不是舍不得三千条人命,我是不能自毁战斗力啊。人,不是这样子杀的。在古代,对那些握有生杀大权的人来说,杀一个人只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一声咳嗽,一道眼神,都可以杀人于无影无形。但从杀一个人到杀三千人,那就会量变引发质变,成为一项浩繁艰巨的高风险工程。就算吕不韦有心杀三千士人,他也未必敢冒这样的风险。千万不可小看这些吃白食的士人,他们可不会甘心伏首就诛,一旦事情泄露,这些士人联合起来,反戈一击,先一命归西的还不定是谁呢。就算吕不韦真能成功地杀掉三千士人,他也不得不顾忌国际舆论的压力。那时侯的诸侯大臣,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狂喜欢指责甚至是干涉别人国家的内政。一旦真对三千士人进行大屠杀,可想而知,从六国远道而来的滔天口水,吕不韦套十个救生圈也能被活活淹死。吕不韦计较已定,睁开眼睛,道:“李斯,说得好。但这三千士人,本相一个也不能杀。”李斯自然了解吕不韦的苦衷,他淡淡地道:“李斯明白。”吕不韦心中一动,不由问道:“莫非你有两全之策?”李斯一笑,道:“李斯早知相国宅心仁厚,必不忍取士人之性命。夫人之立功,岂不期于成全邪?身与名俱全者,上也。名可法而身死者,其次也。名在僇辱而身全者,下也。李斯不才,却有一计,能保相国身名两全。”吕不韦原本傲慢的语气开始变得真诚而谦恭,道:“不韦鲁钝,愿得先生教之。”李斯悠悠说道:“所谓养士,重在一个养字。李斯以为,相国对门下士人娇纵太过,优其俸禄,肆其所为,不忍稍加约束之。相国以为如此厚待士人,士人必感相国之恩。殊不知,凡士人者,必自恃其才,而相国于门下士人无所任事,养之有日,用之无时,士人怀才而不得见用,长而久之,必心生怨恨,此士人之通病也。授士以金,不如授之以事,相国若能听李斯一言,则门下士人皆能各展所长,各任其用,人人皆自以为相国重己也。如是,则士人归心,相国坐收其利而不得其害。此方得养士之妙法也。”吕不韦见李斯说话云遮雾绕,不着边际,急道:“请先生明示。”第六节说大人者,利之!李斯见火候已到,也就不再吊吕不韦的胃口,从容答道:“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再次立言。今相国德行广被,万民浸泽;匡扶秦室,功高天下。人生三事,相国惟欠立言而已。为今之计,何不集门下士人于一堂,授以竹简刀笔,使人人著所知所闻,以为备天地万物古今之事,上关天文,下穷地理,汇诸子百家,录古史旧闻,辑而成书,立言于当前,光耀于千秋。”李斯说得性起,又开始来回兜圈。吕不韦看得眼晕,索性闭上眼睛,任李斯充满力度的声音在自己耳边慷慨陈词:“诸位士人久受相国奉养之恩,早盼能为相国建功立业。文章千古事,只字未敢轻。相国借重彼等之才,委以立言大任,试问谁人敢不竭尽才智,惟恐有负相国厚望?士人中或有滥竽充数之辈,胸中一无所有,闻知著书一事,必知难而退,如是则不费吹灰之力,而有沙汰之功。士人既倾力著作,则无暇于外寻衅生事,如是则百姓得以安息,必大赞相国驭下有方。士人文章即出,相国览卷一阅,便可知晓其才学之高下,相国择其贤者而用之,如是则开得士之捷径。此其利一也。四大公子素以善养士而名闻天下。然以李斯观之,四人身灭事废,何足道哉。今相国集门客著书,书成之日,缮写誊抄而传于诸侯,则天下之人,皆知四公子养士乃为一己之私欲,相国养士却为造福于万代,于是鄙四公子而尊相国。此其利二也。三千士人合力著书,实为亘古未有之壮观。于斯时也,相国摆宴设酒,邀文武百官齐至相府,观瞻著书盛况,则秦国皆知相国以立言宏道为重,而以江山社稷为轻也。相国得以自明心迹于目前,此其利三也。斯书即成,必汪洋恣肆,蔚蔚大观。足堪传诸久远,遗泽后世。虽历百千年,相国之名也必高垂而不朽。此其利四也。”吕不韦被李斯煽动得坐立不安,豪情万丈。吕不韦问道:“此书如成,何以名之?”“无相国,则不能有此书。号曰吕子春秋可也。”吕不韦颇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充其量只能算个提供著书场地和经费的大款,书的思想内容基本上和自己没啥个关系,是以这个“子”字可万万不敢腆颜承担。于是说道:“本相以为,还是名为《吕氏春秋》较为适宜。”李斯点头赞同。通过这一易名事件,他敏锐地察觉到吕不韦在文化上存在严重的自卑心理。嗯,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对他这点狠狠予以打击。于是吕不韦大悦,对李斯顿生相见何晚之意,恭声道:“先生幸教,不韦敬受命。”于是延李斯入坐,奉为上客。李斯却并不领情,他向吕不韦躬身行大礼,高声道:“相国在上,李斯再请八武士之人头。”吕不韦一愣,他以为这事已经算完了呢。八武士乃是托关系才得到目前这份工作的,七大姑八大姨这样攀起来,多少和吕不韦都有点沾亲带故,虽说杀了也不心疼,但能不杀最好还是不杀。作为一个生逢乱世的政治家,吕不韦的唯一缺陷便是杀心不够重,又或者,他和希区柯克有着同样的嗜好,喜欢慢工出细活,带着浪漫的忧伤,在内心的挣扎中,让一个人的死亡变得艰难而漫长。总之,他不喜欢大面积地杀人,觉得这样太缺少艺术上的美感。吕不韦语调冷峻地道:“先生何必定要取那八武士之人头。不韦知先生当日受辱匪轻,此时犹然满腔愤懑。吕不韦愿厚馈先生金银,再令八武士当众向先生下跪赔礼。那八武士也均是上有老、下有小之人,先生宽宏大量,看在本相面上,且饶八武士之命如何。”如果李斯这么容易收买,那他也就不能成其为李斯了。有时候,不交易才是最好的交易。李斯不依不饶,非要取那八武士之人头不可。他要让世人都知道,当日他在相国府门前说的那番话,绝非戏言。他要让世人都知道,凡他说过的话,他一定有能力做到。

府门受阻

彩世界首页,李斯不远千里跑去咸阳,最想见到的自然是秦王异人,从兰陵到咸阳李斯一路单相思了一个多月。据说有一个晚上李斯做了个梦,梦里秦王异人表示愿意为了他去死,李斯非常感动,一路快马加鞭。结果第一天刚到咸阳,异人第二天就死了,用实际行动表明死也不愿意见李斯。李斯傻眼了,没想到秦王这么有诚意,见不了秦王那就见相国吕不韦吧。

今天,吕不韦的人气可比李斯高太多了,很多人听说过吕不韦,但不见得听说过李斯,不仅仅因为吕不韦是个红顶商人,处江湖就做商业巨子,入庙堂就做政治巨擘,转变的过程差不多相当于马云进了常委。另外更是因为写了一本旷世佳作《吕氏春秋》,《吕氏春秋》了不得,一字千金,囊括天地万物古往今来的真理,这个评价相当高啊,当然是吕不韦自己评的。现代人有钱可以请各路武打明星拍电影自己当宗师,古代人有钱可以请三千士人写书自己当作者。有钱有什么了不起,有钱难道就能为所欲为么?看看他们你就知道答案了,能啊!

在李斯刚到咸阳的时候,秦国上下基本上吕不韦说了算,李斯呢,则是个刚毕业大学生,常春藤大学毕业博士文凭,自然心高气傲,以为一到咸阳就会立刻被吕不韦请为智囊团,但好像自己想多了。只好安慰自己吕不韦还不知道自己来了,于是就在宾馆耐心的等,这一等就是三个月!第一个月住的豪华商务大床房,第二个月换成了无窗单人间,第三个月又住到了六人集体宿舍。三个月,没把吕不韦等来,却把自己带的钱花得精光,李斯急了,再不出去找工作,恐怕真要揭不开锅了。

跟吕不韦第一次碰面的场景在他脑海里已经预演了无数遍,他想遍了无数种可能,第几分钟说什么话,说话的时候手放哪里眼盯何处,该用女高音还是男低音,是C大调还是D小调,他都考虑的一清二楚。那天他决定屈尊去找吕不韦,他来到了相国府,府门洞开,府内深不可测,门口还站着八名高大威猛的守门武士。

李斯昂首阔步,装作轻车熟路地往里面闯,打算在武士反应过来之前就冲进去,守门武士非常热情,把李斯一把抓住让他滚。李斯很气愤,狗眼看人低,横眉冷对,怒目而视。守门武士被看的很不自在。

“你瞅啥?”我去,这守门武士还是个东北小哥。

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个问题暗藏杀机,但李斯是个楚国人不知道啊,于是回答道: “瞅你咋地?”

啪啪啪~~~一顿棍棒相揍。

李斯被揍得眼冒金星,好一阵子才能重新看清那八个武士的脸,愤恨地说“野蛮人你们等死吧!”八个武士大笑。

“拉倒吧就你这样咋不上天呢!”

偶遇郑国

李斯能再走回旅社也算奇迹,看到李斯的脸色旅社老板吓得比李斯的脸色还难看,赶紧给他请大夫,这养伤一养就是两个月,把李斯养的彻底负债累累。好在旅社老板感觉李斯是个潜力股,目前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底部,决定抄底,允许李斯吃饭住店全部可以挂账。四有青年李斯在这一阶段变成了“四有一没”青年,有理想有文化有气魄有欲望没钱。

一天下午,李斯独自喝闷酒,一位道士摇头晃脑走来:渭水之滨,姜尚垂袖,名为钓鱼,意在兴周,君亦姜尚,困于咸阳,直钩虽下,鱼儿不上。

李斯大惊,赶忙起身:敢问道士姓名?

“郑国,其实我不是道士,我是个水利工程师。”

“工人?”

“哎~是工程师!知道不,相国吕不韦要修个水库,明天约我去相国府喝咖啡,要不带你一起?”

李斯瞪大双眼,“咖啡?咖啡是什么鬼?”

“你要不要见吕不韦?”

“哦对对对,要要要”李斯赶紧说,“好好,那就这么愉快地说定了!”

两人相约第二天一同去见吕不韦。受郑国的利好消息,李斯股价当天就涨停,旅社老板把他换回了豪华商务大床房,晚饭又添了两斤牛肉一瓶茅台。

第二天李斯将以什么样的形象去见吕不韦呢?论一个政治家的专业素养李斯可了不得,对于第二天面试场景,他可以用一百种方式去演, 最后他选择去演一个狂人李斯,演一个洞若观火的狂人!

见吕不韦

剧本早已写好,台词早已滚瓜烂熟,第一场戏就是杀八名护府武士。理由很简单,秦国将引进人才定为长期国策,相国礼贤下士名声海内外皆知,八名武士却公然唱反调, 遇到我这种国际顶尖名校博士毕业人才前来投靠,非但不及时通报最高领导反而二话不说揍了一顿又扔了出去,其行为就是叛国,就是谋反,叛徒不杀还能干啥?

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物】麻辣历史说李斯:见吕不韦(2)

关键词:

聊聊我的业余创业经历(只有干货)

      从09年毕业到14年,转眼5年过去了,总想着创业,做一个很牛逼的产品,梦想着一步登天。 第一章 前言 马化...

详细>>

李小璐(Li XiaoLu)出轨 Ⅰ 一相情愿才是婚姻最大

01 昨日,贾乃亮发出声明,请大家不要再伤害他的家人。 【1】 和王宝强清晰条理的官方声明不同,和马伊琍言简意...

详细>>

末位淘汰企业是否可取?

通用公司:活力曲线 末位淘汰是绩效考核的一种方式或制度,又到了年底考核的时段了,部分企业用末位淘汰的考核...

详细>>

最好的学区房是书房?呵呵

从“最好的学区房,是孩子的书房”到“对不起,爸爸妈妈给不起你800W的学区房”,在房价持续走高的今天,越来越...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