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问渠哪得清如许(1)

日期:2019-10-05编辑作者:明星

文/乌小四

彩世界首页 1

上一篇  《问渠哪得清如许》前篇

文/乌小四


上一篇  《白色的你》(1)

“我最后说一遍,不要再因为无言给我打电话了!还有,我,想想我还要说什么?……想起来了,我已经生气了,所以不管你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不答应!哪怕是要他的签名!”虽说已经挂了电话,清如许依然觉得怒气横埂在体内,不舍散去。


端着果盘走到了清如许身边的沈凌,看着清如许气地红胀的小脸,思索了一下哄如许的方法。不知是无计可施还是想单纯逗一下,沈凌选择了火上添油的方法。他说:“几天前不是还很高兴自己与明星无言是同专业同学嘛,怎么今天就变脸了?”

第一章  相遇,漫不经心的(2)

走着走着,如许进到了红叶酒店准备宴席的地方。工作人员正在忙于布置会场,看样子明日会有很多亲朋好友在这里见证一对璧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可惜啊,我只有旁观的份。”如许小声地对自己说。许是怕碍到了工作人员,如许在会场贴着墙边走。

舞台的一角斜放着一个广告牌,写着密密麻麻的几行字,有些近视的如许看不清具体的字,见舞台上没人,她就偷偷溜过去了。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室家’,这宜家是不是从这出来的,‘卜他年瓜……’,这个字念什么啊,这个怎么看都像证婚词,但这是哪个朝代的啊?不知道。”如许敲了敲自己的小脑袋瓜,“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如许自嘲着自己。

出了会场,如许来到了酒店大厅。见一屏风上镌写一位叫做张实写的《流红记》。粗略读完,如许将自己觉得甚好的诗句又读了一遍:“ ‘独步天沟岸,临流得叶时。此情谁会得?肠断一联诗。’,这谁会想到一段妙不可言的缘分,竟是因这区区的一片红叶?着实让人羡煞不得啊。那,有没有属于我的妙不可言呢?”

想到这时,如许停下了脚步,她觉得有什么东西正疯命地从自己的记忆无人区中逃难出来。“是什么,我,究竟忘了什么?车祸?是车祸吗?车祸之前都发生了什么?我,我想不起来,一点都想不起来!沈大哥!对,问沈大哥,他一定知道!”此时的如许焦躁不安,似是忘了回去的路,在大厅一顿乱走。

“你,没事吧?”

慌张中如许撞到了人,而自己也因为重心不稳险些跌进那人怀中。

“没,没,没事。”站稳的如许急忙地对那人低头连说对不起,只是抬起头来时,如许看到了一个口罩。“嗯?这个季节并非是流感高发期,听其声也不是感冒时的囔囔声,那,为什么带口罩?”如许心中想着。

“嗯,没事就好。”那人转身离去,而找出来的沈大哥,也走到了如许身边。“不是不让你出来的吗?真拿你没办法,从小到大,你就在我面前不听话。走吧,服务生都已经把你爱吃的好吃的送到了包间。”沈凌本想佯装生气,但一开口,就都成满满的宠爱了。

可沈凌的这话,如许一句都没听到。当时的她,正在脑中搜索着词汇。“我用‘眉如翠羽,肤如羊脂’ 来形容对他的印象,不过分吧,一个男生光看眼就那么美。”如许一脸花痴地想着。

沈凌看如许站着不动,以为如许是与自己闹脾气。沈凌想了想,就把如许拦腰扛起。这个行为,只怕是沈凌一生中干的第一个出格事吧。

“放我下来!倒立着头,很难受的。”

“不放,叫你不听话。”

“沈大哥,我错了,放我下来吧。”

“现在知道求饶了?那也不行。”

彩世界首页 2

文/乌小四

“你,这地方不错嘛。”说话的是刚才的口罩男。

“嗯,是不错,要不怎么挣迎来送往的钱呢。”说话的红叶酒店的经理,彭无缺。“对了,你过来时没叫谁撞见吧。这被撞见,你少不了被何其嘉那呆子骂;这不被撞见,我这酒店想借你这大明星造势,又成了泡影。哎,我这个矛盾啊。”

摘下口罩的男子,爽快一笑。“几年不见,你可真是越来越像个商人了。无奸不商,你这么对待本家兄弟,好吗?”

原来,如许撞到的是无言啊。不过,噓……

“哥,你怎么想着回国发展了?还有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哦?你这是因为少见了我几年向我抱屈吗?”

“少臭美了。我的意思是你早几年回来,能帮我不少忙,最起码在离理身上,我也不至于那么手足无措。多一个哥哥关心她,或许她能早一点展笑颜。”

“哦。”无缺声中带着心虚,但无言听来却是开不起玩笑,所以无言问道,“咋了?你生气了?不至于吧!”

“她,现在怎么样了?现在,你们叫她离理是吧,不再是莉莉啦。”无视!无言的问话直接被无缺跳过。

“嗯?……嗯,是这样没错。对了,她口中的学长你认识吗?你们当时是在同一个地方吧?给我点线索,我是想尽了各种办法锹她的嘴,可她就是不说,那小子就那么好吗?把她都伤成那样了,她还护着他。等我知道是那小子是谁,我非弄死他不可。”

无缺看着青筋暴起的无言,欲言又止。他不能让无言知道那个“学长”的真容就是自己,也不能让无言通过一个外人那知道,其母的不忠。所以,飞快,大脑飞快的运行,当无缺想到能把这个话题岔过去的话时,他发现无言的情绪早已恢复了平静,面带笑容。

“你的态度转变的这么快,与你当明星有关吧,为的是不让任何人补捉到你的心情?”话一出口,无缺才意识到自己还是被无言牵着鼻子走了。

“嗯,或许吧。”靠在窗边的无言,冒似漫不经心般地说道。其实与“明星”相关的一切话题,无言都是敏感的,甚至是反感的。因为他怕对方问他,“你为什么当明星?”

无言想当王子,只有这样他才能去迎娶自己的公主。但他又不是那位有一只水晶鞋的王子,无言找自己爱的公主,仅有依据是儿时的承诺和模糊的记忆。

无言又是任性地。当何其嘉找到他试探性地问他是否想当明星时,无言同意了,他觉得与其毫无眉目的寻找一个人,倒不如自己出现在公众面前,让她来寻自己。无言按照承诺中说的那样,无论出席哪方面的活动,他都身穿白衣,比如白衬衫、白T裇、白卫衣,还有冬天的白色羽绒服。无言只是想告诉她,白马王子一直都在等她,但无言不知道是,他的她因车祸失去的记忆片断,时至今日依然没有恢复,或者说是被人有意改变了那段记忆。

空等的四年让放弃的念头在无言的心中消消萌芽了。

“你,干什么来的?”说话的是无缺。

“哦……,我来偷师啊,网上你这儿的美食评分很高的!”

“你呀,也就给你尝尝吧。偷学?你觉得我会允许吗?”

一个是兴奋脸,一个是严肃脸。就不知当无言了解到他想知道的真相时,他对无缺是否还笑的出来。

这,就是后话啦。且不说这个,故事还正常继续着。

回到公司的无言,看到了呆哥的一脸黑线。高考结束后,无言就变得有些无组织无纪律了,比如这次他偷跑去无缺那,是没有向呆哥请假的。

呆哥阴沉着脸,走过来说:“明天你留守,我们几个去游乐场,好好庆祝下离理被星影大学录取这事。”

“呆哥?不,爸!我叫你爸还不行吗?我知道我私自行动惹你生气了,但你舍得就留我一个人嘛。还有,你说,为了我能好好准备下星期的演唱会,你要带我去游乐场好好玩一下,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是吧。”

虽然无言的语气中带着委曲求全,但他却实足实地用话咬地呆哥无力反驳

呆哥凝视了无言几秒,就示意离理过来。离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拍着无言的后背说:“是答应你了,但没说白天带你去啊。你 用你那猪脑子好好想一想,就算让你去游乐场,那也只能晚上呆哥与人家说小话之后,才能带你去啊,哎,你愁死我了。”

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无言,被妹妹这么一说,瞬间没了刚才暗藏的气焰。“那,是不是还带我去玩啊?”

“不一定,把演唱会办了再说。”呆哥说。

“那,办完演唱会呢?”无言问。

“办你!”

“啊?”无言听完呆哥这话,不自觉地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记得无言上一次这样,还是高中时候的事,古诗词背不下来,被呆哥狠狠地“办”了一次。所以,此时无言多么希望来帮帮自己,可环顾四周,离理在玩手机,The white的另两个成员,一个在看书,一个在打电话。

“羽彤啊……”

彩世界首页 3

文/乌小四

清如许眯着眼,撅着嘴,一脸的怨气看着沈凌。只是沈凌忘了如许五行缺吃,所以这个动作仅持续了三秒,如许就瞬间开启了吃水果模式。

彩世界首页 ,看着如许一如儿时对食物的贪得无厌,沈凌就感叹道:“你的人生观还真是奇妙,对于这种无所谓是非的发脾气,食物永远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嗯嗯,沈大哥最疼我了,嘿嘿。”如许端着空盆子,撒娇地看着沈凌。

“真是败给你了。”沈凌一脸的无可奈何,谁叫眼前的女孩,自己已经宠爱了十三年呢。

初见面时沈凌14岁,如许6岁。在那段时光的每一天晚上,都是沈凌哄着处于惊恐中的如许入睡。

一场交通事故,让幼年的如许失去了妈妈。即使大家都用善意的谎话隐瞒那场车祸,但经历过就是经历过,变不了。白天,如许听着大人们说的天花乱坠;晚上,如许深陷自责的梦魇之中。一次次的哭醒,无助叫喊着妈妈,回应如许的只有急忙赶来的医生和护士,还有冰冷的病房。

如许的爸爸要一边默默承受失去爱妻的痛苦,一边还要忙于军中事务,要再照顾如惊弓之鸟的如许,他,分身乏数。

或许是缘分吧,在众多来陪伴自己的玩伴中,如许偏偏黏着沈凌。就这样,如许成了沈家的一员。

对于新成员的到来,沈家有一人是不愿意接受的,那个人就是沈凌的亲弟弟沈霄。

自小跟着哥哥长大的沈霄,袭得了哥哥身上的暖男气质,即使十一岁到了叛逆期,沈霄对周围人仍是很友好的,尤其是女生。本以为弟弟的举止已经被自己掌控住的沈凌,却忘记了男生也会嫉妒的这一事实。

沈霄和如许只要碰到一起,就一定是在为争夺沈凌的享有权而打架。一个是干打不疼,一个是越挫越勇。都处于发育期的两个人,谁输谁赢,不好说。

打打闹闹中,到了沈凌的成人礼。只是同样作为长辈的如许爸爸送的礼有点浮夸——订亲。如许爸爸的说词是这样的:“我家姑娘,户口本上明明写的是徐清如,但硬是让你给叫成清如许,这责任你可要负啊,哈哈。”

在徐父眼中,门当户对胜过两小无猜。

在车祸中失忆的如许,听人说过,除了婆婆家中最大的就是嫂子了。一想到未来可以随时收拾沈霄时,如许得瑟地躺地四脚举起以表示愿意。

这一时的胜利快感,让如许扣上了沈家儿媳儿的帽子。

拿水果回来的沈凌,好奇地问着如许,“你说,当年你同学找你要我的联系方式时,我也没见你气成这样啊?”

“那能一样嘛,你可是我的沈大哥啊,沈霄都抢不走你,更何况是她们。”如许故意把“沈大哥”三字说的很慢,其实只是想强调下沈凌的归属权,但如许这一字一顿的加长音犹如铁锤般恶狠狠地砸在沈凌的心上。

“那是她孩童时的戏言,不能当真、不能当真!”这句话在沈凌心中不知已经被说了多少次,但它仍是不能撼动如许在沈凌心中的位置。所谓的承诺,最怕的就是一个过耳就忘,一个根深蒂固。

本来就很折磨人的画面,沈凌还要在如许面前故作无所谓,并且还得把对话接着进行下去。“哦,是这样啊,那你为什么介意同学打电话寻问无言?”

“沈大哥,她们要我去当间谍,去找出证据证实无言和离理是假情侣!我是很喜欢无言,但我也不至于这般无聊吧。”如许叹了口气接着说,“沈大哥,你说这无言到哪哪就形成蝴蝶效应,这以后的日子我怎么过啊?”

“亏你还那么喜欢星影大学,你就没去了解这个学校吗?”

“了解不了解,不还是一样。哎,都不敢与他说话了。”如许抓狂地在屋里跺着脚。

“不一样,因为有杨闫东在。在星大,他的光芒可是盖过无言的。据说他现在是学生会会长了……”

“杨什么?他与杨灏成什么关系?怎么都姓杨?”

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明星,转载请注明出处:【校园】问渠哪得清如许(1)

关键词:

透明人

1 文/沐丞  早上八点十分,沐瑶准时到达公司楼下,和其他员工一样,按照惯例走到考勤机前签到,“已签到,谢谢...

详细>>

年工资10万,你就征服了九成的中中原人民共和国

撰文 | 张帆 自己正是拾贰分十分之七。 设若您有部分爱分享职场鸡汤的相恋的人,那你早宴探访到不菲职场热文,比...

详细>>

贾乃亮(Jia Nailiang)道歉:爱得卑微的人,到底

01 01 关于李小璐和PGone的“夜宿风波”,已经过去了一周了,但网络上的议论热度丝毫没有减退。 彩世界首页,关于...

详细>>

初恋这件小事,让丑小鸭逆袭成女神,让爱有枝

1. 那部泰王国影片的画风迎面扑来的是年轻阳光之风,水晶绿的校服,夹着马蒙味道的伏季,还应该有硬汉英俊的日...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