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城市的共同挑战

日期:2020-04-10编辑作者:生活

对于“超越公交优先”的提法,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主任宁越敏认为,这指的应该是不只有公交这一种解决方式,还需要从其他角度解决交通问题。“对‘超越公交优先’更准确的解释,应该是全面考虑城市的交通治理方案。对一些大城市来说,即便是公交优先,由于高度集中仍然会导致交通拥堵,所以需要有一个合理的布局,但这并不是否认公交优先的原则。”宁越敏表示,治理交通拥堵不可能脱离公交优先,从城市规划的角度来看,一定是强调公共属性的手段是优先的。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全球城市的发展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全球城市随着时代发展变迁,需要不断转型以应对不断变化的经济变革、技术变革、社会变革以及制度变迁。全球城市无论是伦敦、纽约还是东京都经历了城市定位变化并伴随着以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向以服务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为主的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过程,创新引领是后工业化阶段产业结构转型的基本特征。

第一财经日报:大城市通勤压力非常大,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宁越敏:只有最大规模的城市才会发生这种现象,例如北上广。人们选择在大城市工作,说明它有吸引力,不仅是就业的考虑,还有其他方面的因素。不能仅以通勤时间来衡量城市生活的质量,否则应该是越来越多人离开北上广,但实际上最近的10年、20年,恰恰是这些城市人口增长最快。 还有一个问题,产业结构转型以后,顶级城市的经济以生产性服务业为导向,生产性服务业的特点就是集中在中心城区,难以扩散,扩散到郊区的只是一般的消费服务业。随着城市向外蔓延,很多人的通勤距离会越来越长。 日报:发展公共交通和促进城市空间合理布局的过程中,居民对城市发展的态度和感受如何得到表达和实现? 宁越敏:城市规划的公共政策强调公众参与,规划本身就需要公众参与,而不是完全由政府说了算。我们现在基本上还是政府导向,规划人员负责技术性问题。民众更关心自己身边的事情,比如动拆迁,但是对比较宏观的项目,由于知识背景的原因,参与度可能会比较局限。社区居民肯定要表达声音,特别是与自己利益相关的规划。比如现在民众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有时会导致规划方案公示后缓行。 《第一财经日报》 日期:2013年1月4日 版次:C04 作者:李刚 链接: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巨大成就。2010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特别是近年来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都达到30%以上。在这一过程中,我国催生了多个具有重要地位的世界级城市——香港、北京、上海等城市已经成为世界城市体系中的重要一员。

事实上,《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就提出,到2050年北京将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大国首都,具有广泛和重要国际影响力的全球中心城市;上海市也提出了建设全球卓越城市的战略构想。未来在全球城市的谱系中,中国的全球城市必将在全球政治、经济、文化活动和分工体系中发挥全方位的领导力和影响力。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全球城市的发展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全球城市随着时代发展变迁,需要不断转型以应对不断变化的经济变革、技术变革、社会变革以及制度变迁。本文从这个角度介绍分析伦敦、纽约、东京在产业转型升级、大都市空间结构、人口发展与布局、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情况。

1.城市定位和创新引领产业转型升级

全球城市无论是伦敦、纽约还是东京都经历了城市定位变化并伴随着以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向以服务业尤其是生产性服务业为主的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过程,创新引领是后工业化阶段产业结构转型的基本特征。

二战后,伦敦制造业就业人数急剧下降,仅1961-1988年期间就减少了100万人。同样,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纽约进入制造业衰退的高峰期,1965年纽约市制造业就业人口接近就业总人口的1/4,而到1988年时已低于就业总人口的1/10。20世纪70年代,由于石油危机、美日贸易摩擦和日元升值等原因,东京的制造业发展也逐渐趋缓。制造业衰退为服务业成长提供了发展空间,特别是随着20世纪80年代后信息技术革命以及经济全球化进程加速,三大全球城市的就业增长向服务业转移,服务业在经济中的比重大幅上升,尤其是金融保险业、信息服务业、商务服务业等生产者服务业快速集聚,使三大全球城市稳据全球服务中心的地位。当然,产业结构的服务化并不意味着制造业的完全退出,一些技术与艺术水平高、创新能力强、高附加值的制造业仍然占有一定地位,如纽约的服装业、东京的都市型工业和大伦敦的通信技术等高新技术产业等。

伦敦工业革命历史悠久,早在20世纪初期就相继建立起了电器机械、汽车等一系列新兴工业部门,至20世纪60年代伦敦都一直是英国乃至世界的制造业中心。后来,受到成本上升、海外竞争、环境标准提升等因素影响,伦敦制造业整体衰退,从业人员减少,仅1961-1988年就减少了100万人,伦敦进入了从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阶段的转型,经济结构出现了明显的服务化态势。在制造业中大伦敦仍有高新技术产业以及通讯产业等部分高附加值的行业,在服务业中金融保险、商务服务等生产者服务业则得到空前的发展,大伦敦的服务业从业人员比重也从20世纪60年代末的不足70%,增加到80年代末的80%以上。

纽约在20世纪50年代末之前,一直是美国最大的制造中心,制造业从业人员在100万人左右,占总就业的比重高达30%,产业类型也以服装、食品、机器制造业等轻加工工业为主,服务业也以城市服务业和公共服务业等为主。进入20世纪70年代,纽约制造业开始严重下滑,就业人数骤减到50万人左右,占总就业的比重减少到15%左右。纽约大都市区通过对外投资和兼并等手段对技术落后的产业进行升级,将落后的制造业转移到其他国家,产业发展重心由以制造业为主向以服务业为主转变,从工业制造中心向金融、贸易和技术等服务业中心转变,金融、保险和房地产业,其他生产性服务业,科技文化教育等成为服务业中的主导产业。到90年代,纽约已经发展成为了世界金融中心、美国科技创新城市和环境友好型城市。信息产业,金融、保险和房地产业,文化教育,科技服务、绿色技术服务以及其他生产性服务业等成为主导产业,而制造业就业人数不足20万人,占总就业的比重也不足5%。新世纪以来,技术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以及生产性服务业的聚集效应明显,已经成为纽约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

东京同样也经历了适应新形势的城市定位以及产业转型升级。就城市定位而言,东京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定位为日本最大的制造业中心,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期定位为亚洲金融中心和亚洲先端制造中心,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定位为世界第一城市和富有活力的绿色世界城市。2015年2月,东京都发布的《创造未来-东京都长期愿景》中提出了让东京成为“世界一流大都市,即能为居民提供最大幸福的城市”。伴随着城市定位的变化,产业结构不断升级,第二产业就业占总就业的比重从1970年的38.9%下降到2000年的23.1%,第三产业则从60.1%增加到76.4%。在制造业领域从以电气机械、化学工业、出版印刷等产业为主,到以机械装备、化学工业、出版印刷、食品加工、服装产业为主,再到以工业机器人、城市型产业、绿色产业等为主的转变,其就业人数也从超过100万人减少到50万人左右。服务业也从以批发零售、交通运输、城市服务业等为主,到以生产性服务业、医疗保健、批发零售、金融保险、教育等为主,再到以生产性服务业、批发零售、信息技术服务、文化教育、医疗服务等为主的转变。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批发零售业一直占服务业就业的20%左右,这也为东京生活的便利性提供了重要保证。

2.多中心和网络化发展应对“大城市病”

彩世界官网,在信息技术革命、全球化和经济组织变革的影响下,国内外特大城市,大城市空间发展表现出新的趋势。城市发展规律表明,如同经济增长总是伴随经济结构的升级,城市空间扩张往往也伴随有空间结构的优化和调整,即从单中心结构向多中心结构转变。全球城市发展历程同样表明,主要的全球城市区域,如伦敦都市圈、纽约都市圈、东京都市圈等,都经历了城市功能升级以及由单中心扩张向多中心、网络化发展模式的转变。从它们的规划历程来看,都已突破最初的规划模式,并通过建设发展轴线和多中心解决单中心聚焦的困扰,逐步形成多中心、网络化的区域空间格局。

大都市区的多中心网络化发展有助于全球城市解决与缓解“大城市病”。城市功能布局过度集中在大城市中心城区,呈现单中心集聚的“过密”现象,是产生“大城市病”的根本原因,因此,消解“过密”的多中心、网络化发展才是大城市根除大城市病的治本之道。多中心、网络化的城市空间结构是特大城市治理交通拥堵、环境污染、房价高涨等“大城市病”的首要选择,伦敦、纽约、东京等全球城市都有各自的实践。

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全球城市的共同挑战

关键词:

郑静:一种思想 一种弥新

末日说需要国家认定,说明国家在市民眼中成为了信仰符号。具有象征意义的2012年尚未过去,特别是中国的改革瓶颈...

详细>>

第一财经日报:广东投千亿巨资整治污水:亲水

彩世界官网, 第一财经日报4月10日讯 广东又启新一轮污水整治计划,投入超千亿“治水”,亚运前夕500亿治水纪录翻...

详细>>

烤虾店里的“网络英雄传”

由华师大出版社出版的首部校园青春创业小说《网络英雄传前传:光未盛》,昨天在华师大闵行校区的商务印书馆·涵...

详细>>

神州信息网:“民办科学技术”都以伪科学?关

中新网北京2月23日电(唐云云)近日,美国科学家宣布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了引力波,被认为是物理学和天文学的一项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