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科幻小说《长城夺宝》连载 第二十三集

日期:2019-10-10编辑作者:星座

彩世界 1

彩世界 2

第二十三集  回到现代的三人

第二十二集  长城建造之迷

世界各地的金字塔都起源于亚特兰蒂斯。柏拉图曾提到亚特兰蒂斯有许多高大的尖锥体建筑。吴哥窟对应天龙星座;埃及狮身人面像对应狮子星座;金字塔对应猎户星座。这种与天象对应的方式说明,他们都是按公元前10500年时的恒星排列格局来建造的。 在非洲,公元前2700-2500年间埃及人建造了金字塔。在墨西哥,玛雅人在公元前1500年左右建造了金字塔。在亚洲柬埔寨吴哥窟,也发现了建造于公元12世纪初类似金字塔的建筑。虽然建造时间相差几千年,但风格却惊人地相似。

此时齐国都城里的皇宫亦成了秦王的行宫,直入大殿见秦王,那是一个已经春风得意功成名就的秦王。

在公元前10500年,地球曾有一个发达文明时期,这是亚特兰蒂斯最辉煌的时期。埃及文明、玛雅文明以及吴哥窟,不过是散落到各地的亚特兰蒂斯后人对祖先的纪念。

两个老相识,秦王见阿波罗还是亲切如故,“上卿每每出现助我,自从上次予寡人三仪之后再度仙去,留一藩人托字书予我,寡人如今悉数按字书行事,长城连成龙体,三仪分放三处,龙头龙身龙尾,本已成形,谁知前日刚遭人破坏,而今又被国师拿住,看来国师终究助我,仙人之言甚灵。”

                                                           1982年版《亚特兰蒂斯》

阿波罗几乎不能再忍受这老小子的半点屁话,只说:“我那随从尚在宫中?”

——伊格内修斯·唐纳里

科林完全变了个摸样,本来瘦瘦高高的就有点神道,这可好了,呆久了也成了秦国人,结果现在他是国师,一直跟在秦王身边忙活长城的事情,可以说是从长城的定位走向到易仪的埋放全程监督的总设计师。

布莱尔期望能够就此结束,不要用到易经仪也不要再回到过去,阿波罗却对于整件事情耿耿于怀,如果真的有着特殊的人种存在,繁衍到今天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他们现在在干什么,还是秦家根本就没有了后代,可易经仪依然存在,长城依然存在,这又说明什么呢?卡罗尔又说如今的长城几乎都是明长城,这说明长城与易经仪一样,命运般的被作为某种形式沿传了下来,也许是听信了前人的说法,当作防城一样持续建造,也许不是,如果不是,那一定在每朝每代都有‘秦家’或‘人’存在,在暗中推动着整个工程的实施,来完成自己家族的使命。阿波罗则说长城的目的如果真如秦王所说乃与天地联系之物,是否已经有外星人来过与秦家联系,

‘你们不回来,我有什么办法,人家要东西,我没有,我就用道家的东西糊弄,从黄帝开始中国人有信仰,我就看《黄帝内经》,里面的东西和《易经》在理论上大同小异,不过图画就多了,我随便拿了一张里面有龙的,我也不知是龙还是蜥蜴,不过反正是黑白的类似解剖图的看不出来无所谓,后来看什么道家的三清境,知道里面有三尊神:玉清境元始天尊、上清境灵宝天尊、太清境道德天尊,我就说这三仪就是三清境,三尊神就在里面,三清境里他们怎么住的,你就怎么埋,说穿了这就是道家哲学“三一”学说的象征性表述而已,何况史实里这三位大爷谁是老大他们自己都拿不准:无斗米道,天师道起初都尊“太上老君”就是李耳为最高神,后来也不知哪就出来个元始天尊,不过古人信这个。。。”

“这个假定不存在,如果有了联系,那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不会发生,易经仪会被带走,秦家的人会被带走,甚至长城也会被带走也不一定,因为这些东西,说来说去,都是‘家务事’,不足为外人道也。意思就是说,这只是一场高级物种之间的游戏,我们只不过是穿插带过的配角。”

科林一见到阿波罗就絮叨起来,估计是太久没见到熟人了,阿波罗想这小子为了活命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啊,不过还是狠看了一下书籍,并没瞎掰,不过依秦王秉性,必不会全信,也一定有他人相助。

“如果根本就是两个不相干的物种,那他们跑到地球来干什么?”

“你。。。你不是英国人吗?!”

“我们假设他们可能就是地球人。。。可能是46亿年以来最早的地球人,人类文明只有几千年历史,可地球却已经存活了几十亿年,这几十亿年间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我是不相信的,最近不是有科学家提出,人类并不是生物物种进化的最顶端吗?那就是给其他物种留有余地,可能地球上早已有了生物进化最顶点的物种出现,不过或自然灾害,大批高级物种迁往别的星球或第N次的世界大战,用比核武器更可怕的东西将彼此消灭殆尽。”

“我是门萨人,我高智商不行吗?你们就把我扔下不管了?肯金呢?”

“那这么说,现在新闻报刊上所提到的外星人,那就是地球上被生物进化到最顶点的东西喽~阿波罗”“地球的国际语为盖娅,是希腊神话中最早出现的神,这很有可能。”

科林老道这么一说,阿波罗才发现肯金自从被放了以后就一直没见踪影。

“他们存在的证据是易经仪,连秦王都是靠它来肯定自己的身份,易经,长城,都是相继的衍生品。”

“去找他,我知道他在哪。”

“时至今日,已经有太多的衍生品了,已经足以达到混淆的地步,易经成了算命的东西,长城成了民族文化与观光景点,也许明朝人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继续修它。”

阿波罗与科林沿路下了囚牢,看见肯金正在紧里头的一间囚房里与姜女对坐相谈。

“易经仪可能是遗留的,也可能是丢失的,或是这些外星人希望我们知道他们存在,或者希望象秦王这样的子孙能够知道他们的存在。。。”

“不好意思肯金,这回我帮不了你。”阿波罗拍了拍肯金那浑圆厚实的肩膀。

“你说象伏羲氏乃居三皇之首,却是人首蛇身,就不一定是传说而已了。”

肯金默默回头什么话也没说,大牢之中姜女似乎遭到了刑求毒打,看上去恹恹一息。“我早就跟你说过,是你自己不肯听。”

“对的,也许他们的形态就是这样,也许不是,到秦王已经完全和人类一样了,也许他们根本就是蛇形或者什么的,有人首,已经是同人类同化的结果。”

阿波罗对着姜女说。

“象狮身人面的斯芬克斯,就是按照法老哈扶拉的样子雕刻的。”

姜女披头散发依在墙角,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只动了动鲜红的嘴唇,什么话也没说。“如今秦王要杀你,而我不能保,他的意思很明白,是我们抓得你,这是给我台阶下,因为我们是旧识,如果我保你,你不但出不来,我们也会搭进去,他们跟了你很久,我虽然不知道怎么做到的,但怀疑是易经仪露了馅,如果这易仪之间同磁场有振幅效应,那开启后必不可免成为一个“跟踪器”,所以那时我才提醒你能进到里面就回去找你丈夫。”

“对,这些可能都是外星人,或者半人类的外星人。”“

对于阿波罗的解释,肯金与姜女似乎都没有听进去,实际连阿波罗自己都听不进去。

那金字塔。。。”

“能不能。。。能不能让她再见她丈夫最后一眼。”

“对,长城一样的功效,如果你了解金字塔的构造,就知道他们按照严格比例建造,这个比例是最早在易经里的众数和定理出现的。”

大家沉默良久,肯金才突然说了一句。

“可是,埃及人总不会也有易经仪吧,他们建造的那么工整严密,如果没有易经仪的测量,恐怕不行。”

阿波罗看了看肯金,了解这句话的含义,再次拍了拍肯金,就与科林出了地牢。

“所以,这值得我们再讨论,象秘鲁高原的纳斯卡线条,美国的麦田怪圈,这些东西都是制作精良规格严密的,德国女数学家玛利亚·赖歇穷其一生都想揭开的谜,更甚者如美洲特奥蒂瓦坎古城的黄泉大道,完全是按照太阳系行星的轨道数据建造的,现在伊拉克境内的巴别塔,更摆明是一个用来通天的塔,他们和长城的作用有异曲同工之秒,他们是人类建造还是外星人建造,可易经是中国周朝或更早时期的东西,易经仪的出现代表此乃中国古代的产物,所以这些世界遗产靠易经仪建造不太可能,可不用易经仪建造,却一律用到了其中的理论,所以不能排除是易经仪的持有者外星人所建造,如果是外星人建造,就极有可能是长城的功效发挥了作用,外星人在世界各地用各种标记来做以辉映,不过我是不支持这种说法啦,在那些在食物链最顶端的高等物种看来人类不过是牛羊,顶多是海豚抹香鲸之类的智慧动物,你会傻到和牛对话吗,要不说是对牛弹琴嘛~~~”

“现在我大小在秦王那里说得上话,何况我就是研究这个的,只要我说长城有需,周易仪拿回来不是问题。”科林跟在阿波罗背后说道。

阿波罗协同肯金与科林一同返回,也许是契合了易仪的“旨意”,也许阿波罗因为某种特殊原因知道自己铁定能掌握此次“时空穿梭”,他们惊人顺利的回到了现代,回到了‘门萨’位于伦敦的大本营,在姨妈的地下室内,几人重新回复伏地状,此时满头满脸的灰尘仿佛预告着自己从被从天而降的瓦砾砸碎脑袋的那刻起就一直没有移动过身体,与“案发”现场惊人吻合,等阿波罗从一片废墟里醒来才发现这时的布莱尔还在组织人手进行挖掘呢?!

“这女子不简单,肯金也是,就让她当幻灯片再看一次吧,反正一切都是虚无的,唉~~~”

等三人一同被“解救”出来,一行人等就被直接送往‘门萨’,既不问各位伤势也没有多加盘问,到了‘门萨’由于肯金与科林两人要“回京述职”,很快就离去了,留下阿波罗自己仍然回到当初那个密闭的“小客厅”里呆着,不到一会儿,端茶送水过后几个“黑衣人”——其中包括一开始尾随卡罗尔的那个黑框眼镜女,阿波罗透过百叶窗看见那女人一贯地与一干人等窃语几句,就冲进来将阿波罗“逮捕”,阿波罗是被戴上手铐反押出去,外面例行的“工作人员”似乎旁若无睹,似乎这种事情在‘门萨’内部颇为普遍。

阿波罗没有回头。

阿波罗被人压弯了背怂恿出去,等待他的是一个更加狭小的空间——厕所,那是一个组合式的卫生间,阿波罗就被关在里面,没有门窗只有一盏灯与一个洗脸台与便盆,阿波罗一直以为是有什么误会,料想从这里也不会滞留太久,毕竟自己知道的事情比肯金与科林要多,自己对于他们还有利用价值,对于秦王交代于自己的任务更是不敢怠慢,自己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阿波罗在宫中一直调理着自己的思绪,尤其对于秦王屡次将自己玩弄于鼓掌耿耿于怀,阿波罗怀疑秦王的身份,在秦家嫡系与非嫡系之间徘徊,在易会与‘半人类’之间徘徊,回想秦王为何把六国霸业说成是命运般的事情,与自己说是继承了道德天尊老子的遗愿,而在老子更有可能出现的燕赵之地却没有君主流传这样的秘密,如果单纯是为了一统天下,统一天下后的秦始皇却也并没有就此消停,而是继续东奔西突开拓疆土,继续攻打少数民族,并且把昔日秦、赵、燕所筑的长城加以修缮,连接成西起甘肃临洮,东至辽东的万里长城,名为防止被迫退往阴山以北的匈奴,如此可见建筑长城也不是秦王的夙愿,万里长城才是,为了建筑万里长城,直到晚年的秦始皇不惜劳民伤财大兴土木,撇开纠缠其中的各种神话传说不谈,如果单纯是为了战略上做考量,把长城仅仅作为战争工具来实现,这穷其一生建造的又是什么呢?一种文化图腾,一种民族精神的具象体现,还是如其所说是一个藏宝的巨大棺材,一个你看不到其欲望底线的人才是最可怕的,秦的王室家谱并没有特别写明秦这个族系是从哪里来的,秦王一直在拿易经仪说事,拿老子说事,拿天下苍生说事,然而其所作所为并非是这些东西可以承载的,阿波罗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充满了秦王个人的欲望,而非什么遗志或使命必须由他或者他的下一辈去完成,科林正巧在秦王身边已久,阿波罗希望这是一次机会,能发现什么有关秦王身份的秘密。

可是让阿波罗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被关在这里的时间太长,一开始的期望渐渐消逝,来者送饭菜的时候曾经还积极地向其求助,希望肯金与科林能够化解此事,但‘门萨’似乎铁了心的要将阿波罗关到底,就这样不知不觉已达三个星期,阿波罗一度还想以“武力“逃脱,就是拼尽全力将例行送饭的人员钳制住,可是一次没有成功,那眼镜女对阿波罗有着十足的戒心,一同把那个被阿波罗“绑架”的人员关押在那狭小空间,以后都只从特定的窗口往里递送。

“易经仪可破天相,长城建造以易经仪为量尺,莫非这里面有什么蹊跷?”

“喂~~~你叫什么?”

“我也是在一旁暗中观察的,秦王大部分时间是自己动手,我有时都怀疑自己给的建议秦王是否真的采纳,正如你猜想的,他身边可能另有懂行的人帮助,譬如通晓星象与八卦的人。”

“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我可是你们请来的耶,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与天外沟通吗?发出什么讯息吗?”

阿波罗试图与这个“人质”攀谈已获取任何有关信息,可是那人形同死木,一如门外那大批在开放式办公桌敲敲打打联络电话的人一样。

“有两种可能,史料记载,晚年秦始皇派人东渡寻求长生不老药,大肆建造长城和修建豪华的阿房宫和骊山墓,先后进行五次大规模的巡游,在各处刻石纪功一样属于娱乐行为,而长城与长生音类同,或者当时就有星象师按照易经给予提示,照天体罗列形状建造长城蜿蜒趋势。”

最后阿波罗只得放弃,不断回忆发生过的事情,本来一切顺利,本想回到现代就可安心地放开拳脚一解易仪之迷,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肯金不知道吗?我也多次算他的救命恩人,自从回到‘门萨’总部就没有再见过他的身影,莫非。。。都说他乡险恶,自己从古代战国都可以死里逃生,却没想到死在家门口,出门在外至少敌我能辩,现在出卖你的可能就是你的挚友。。。

“那另一种可能呢?”

阿波罗刚想到这,就听到门外“噶吱“一声,门似乎从外面被小心打开了,由于阿波罗在小房子里不知道白天黑夜,却能够认定此时周身寂静一定不是工作时间,门没有大开,相反一个消瘦的身影从门缝侧身进俩,阿波罗看她乌黑的长发遮住了脸,不免皱起眉头揣测情况,

“他是外星人,或遗留或迷失在此,伪装自己,穷其一生想要与家园联系,如果是这样,易经仪的存在就有说服力了。”

“卡罗尔?!你是吗?”

“你可真敢想,没白呆在秦王身边,不过既然他不杀你,就说明他也有没底的地方,我们看他可能正如他看我们一样。”

一般从外面黑不隆冬地进来一个人你不可能一时马上识别,不过阿波罗却一个念头闪过脑门,脱口而出,“嘘~~~”

“我也是这样想的,人一到紧要关头就自然会审时度势,我能活到现在,也全靠这一点,能糊弄就不全告诉。”

那人没入黑暗的脑袋用手比了一下,阿波罗顿时意识到旁边还趟着一个人,那熟睡的‘木头’工作人员,“你还好吗?”

“你也没什么可告诉的啊!哈哈。”

果然是卡罗尔,可能是阿波罗的潜意识作祟,自从自己认识到卡罗尔曾于自己的用心量苦,或多或少在内心期盼能再见到她,或者说阿波罗想如果在如此刻这般的危难时刻,能寄予希望的也只有卡罗尔.

阿波罗想科林这心理战玩的都没边儿了。

卡罗尔拿自己那细白的长胳膊拉住阿波罗就出了房间,外面黑不溜秋的一个人都没有,

“那现在怎么办?”

“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妈的肯金呢?”阿波罗一方面不知该跟卡罗尔说些什么,毕竟自己的不成熟使得愧疚之心难以面对,另一方面,自己曾经共患难的两个‘小弟’此时都不见了踪影实在让阿波罗很恼火。

“我本以为易经仪这一块姜女会是个突破口,当然她的确是,不过正如我当初所言,要搞定易经仪不先搞定秦王,就会处处制肘。”

“说来话长啦~~我先把你带出去再说吧。”

“恩,说到这我想起来了,周易仪我已让肯金拿给姜女了,反正他们都会用。”

就见卡罗尔带着阿波罗左右腾挪出了拥簇的办公写字楼层,进了电梯,

“什么?你几时给他的?”

“呆会儿你假装是我的助理站在我后面。。。”

“大约两天以前。”

卡罗尔甩了一个笨重的女生手提包给阿波罗,“不要说话。”

阿波罗听了心里一惊,正巧这两天自己都没有看到肯金,只记得与科林交流,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急急忙忙赶往大牢,发现已呈令番景象,各个牢门都有官兵把手,惟独姜女那间空无一人,肯金也不在。

卡罗尔一本正经压底声音的样子着实让阿波罗好笑,此时渐渐有一种情素在阿波罗心中产生。

科林连忙问清来由,“大人莫急,令友遭歹人袭击现正在宫中休寝。”

彩世界,到了一楼大堂,阿波罗紧紧尾随卡罗尔,卡罗尔与看护人员熟络了几句,就径直出了‘门萨’公司大楼。

“那姜女呢?”

在一个人多嘴杂的公园里卡罗尔与阿波罗共同倾谈:

“罪犯于昨日清晨越狱,现正缉拿当中。”

“你怎么样还好吗?”

“那。。。”

阿波罗还是老一套。

科林差点说出易经仪,被阿波罗一拦,“回去找肯金问清楚再说。”

“其实我本该告诉你实情的,关于肯金与科林的安排。。。”

找到肯金时人已经是醒着的了,脑袋开了花,所幸并无大碍,可人的精神就有些萎靡,科林屡劝不听,“你现在不说,日后秦王追查起来你我都点玩完!!”阿波罗急得快要蹦起来,指着肯金的鼻子说。

“我知道,他们是卧底吗?他们后来跟我坦诚了。”“不是,他们坦诚也是博得你的信任,这是我们惯用的伎俩。”

原来由于不知何时行刑,肯金从科林手中那到周易仪后就立刻交给了身在大牢的姜女,本想早早看完就可以即日返还不露痕迹,谁知姜女看完之后就当着肯金的面说:“既然已经见到了夫婿最后一面,我现在也可以死而无撼了。”说完人就撞了南墙,撞完就鲜血不止,肯金看得心疼,一时间手足无措,且看再来就是第二下,就连忙说:

阿波罗看卡罗尔赧颜的表情。。

“究竟怎样才能阻止你寻短见呢?”

“其实当初我不该善作主张,对你有所怀疑,我甚至忘了当初真正欺骗过我的是布莱尔而不是你。。。”

“除非能够天天见到我夫婿,别无他法了。”

“不是,其实当初我也是身不由己,你也看到了,现在公司内部的状况极为复杂互相倾扎,我在其位谋其事,公司本来也有公司的规矩,我行动力实在有限,其实一进那个大楼,我就和你一样,一样要受他人牵制,譬如你看见的那个眼镜女,她属于‘右派’,现在公司就是这些激进分子当道,我身为温和派实在难以谋事。。。”“你。。。到底要说什么?”

“这又怎么可能,阿波罗给你的建议,你又不肯听。”

“其实。。。公司派我找你,就是因为你对易仪有所价值,关于这点要追溯到你的姨妈,她当初是‘门萨’建制的元老,可是现在公司状况你也了解了一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易传的‘门萨’,大量浑水摸鱼甚至不是‘半人类’或‘门萨’本部的人都混入其中,这是由于扩大经营与历史问题造成的。”

“我并非要霸占一个人,只要能够每天远远地看见他,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们不是有什么‘基因’检测技术吗?”“这就是问题症结所在,有上策就有对策,‘易会’在这方面也下了不少工夫,再者,最近可能有另一种新近人员加入,他们甚至可以不采取任何手段地顺利通过样检,却未必是‘半人类’,至于这些人是怎么做到的,我也糊涂,总之而今事态是很复杂啦~~~”

这一番对话下来,肯金就立刻与姜女达成越狱的共识,于当日子时用那把厚重的沙漠之鹰柄托击倒两人,再倒过来开枪打开牢门逃跑,逃跑途中突遭狱卒拦截,不知怎的自己的脑袋就被人K了一下,用肯金自己的话说就是:“当时太混乱,记不清楚是谁打的了。”不过唯一能肯定的是,人跑了,易经仪也没了。

阿波罗从未想过这一点,‘门萨’这个组织对于自己来说还很陌生,就更别提相对立的‘易会’或别的什么了。

阿波罗听完就觉得这回自己在秦王的那点信用“额度”总算用完了。

“那你说的科林是什么回事?我本来一直以为自己手上的筹码足够,因为回到那里知晓秘密的只有几人,现在看来问题出在。。。”

王殿之上秦王正坐,文武百官皆在殿内,被捕的肯金被左右压着置于殿下,左侧的阿波罗见肯金已面如枯槁身心憔悴,恐怕是不会再为自己争辩些什么,而自己如果一再试探秦王的容忍心,一旦撕破脸,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场面不好控制,阿波罗苦苦思索着对应策,可终有脑力不济,黔驴技穷的时候。

“我只知道公司让我找你只是因为你的姨妈阿黛尔,而只所以找阿黛尔是因为她可能知道易仪的下落,她是‘左派’的元老,是纯正的‘半血人’,只可惜当年据说在执行公司一次借由政府组织的太空出巡任务时阿黛尔神秘失踪,这说来话就长了,总之现在公司敢于囚禁你大约是他们掌握了足够的信息,以至于能够拿到易仪。。。”

“下面北荒蛮人偷国师技器,放姜女于牢底大狱,亏得吾王恩典,留你于今日,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科林!!这个叛徒,他是易会的人吗?当初看他沉默寡言不显山露水。。。”

一宦官于台上大声宣念道,阿波罗使劲盯着肯金,无奈他早已人魂两离无动于衷。

阿波罗一时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高声叫了起来,他想起只有这个人曾与自己和肯金不在之时与秦王身边并主持了长城的修建与易仪的埋放工作。

“臣。。。臣有话要说。”

“嘘嘘~~这我也不敢肯定,现在整个公司的架构都有问题,我是谁都不能完全相信。。。我只是觉得很对不住你,生把你正常的生活破坏掉拉入这个泥潭。。。”

阿波罗从列中站了出来,压了压吐沫。

“话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也说现在‘门萨’的势力庞大都扩散到各国政府部门,既然牵扯到政府那我们老百姓就是茫然不知会比较好吗?”“我现在怀疑科林既不是‘门萨’也不是‘易会’的人,而是排除两者之外的。。。”

“爱卿之意我明,但为他人开脱就有株连的嫌疑,兹事体大,我劝爱卿想好再讲。”

“噢!!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

秦王简单几句,其实蕴涵颇深,阿波罗也明白这里面的事,关乎到江山社稷,龙脉国体,都不是秦王一人说得算的。

于是阿波罗把孟姜女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可生死事大,秦王再怎么关护自己,也要硬着头皮上。

“这么说来,就秦王所言,这个世界上除了好人坏人与‘半人类‘之外,还有一种人。。。”

“大王体下之心臣心领了,可人是我带来的,要说有罪,我也难逃责问。”

卡罗尔听阿波罗这么一说,有了一些联系,而事实上阿波罗也怀疑易会的人即便本事再大,也无法洞悉易仪的奥秘,不可能知晓易仪正确的埋放地点,即便长城可能熟悉的人早已知道他的方位与具体走向。

“事情的真相是:妖女鼓惑我等身边之人,不过为了易仪,是时损毁长城,亦是为了盗走易仪,我等将其捉拿之时,就对我其中一人下了蛊,这才做出如今的荒唐事来,等我等发现之时,已为时已晚,不是臣下不尽心力,实在是妖女招数太多,臣下曾有段时间设计探取妖女与易仪之间的联系,实在是擅自做主过于轻敌的结果。”

“不管秦王自己是不是这种人,起码他提供这么一种说法,一种可能,而这种可能我恰恰在姜女身上得到了验证。。。”

阿波罗一方面强调姜女的罪责,这实际上就是在为其他人开脱,另一方面暗示秦王姜女与易经仪之间的联系,而自己亦是想探询其中的莫大关系才马失前蹄。

“不管怎么说,现在公司是已经对易仪胸有成竹,他们现在此刻应该已经采取措施了。”

“依爱卿之意是?”

“糟!易仪由其特性不可能被带走,现在他们估计已经按照当初的埋放地点进行挖寻了。”

“我的随扈受了妖数已形同废人,大王仁慈,何不将其放逐或暂时监压,在下不敢包庇,只是此人与我出生入死数回,无功也有劳,如若能通过其将姜女缉拿追回易仪,也算立功赎罪,恢复神志。”

阿波罗想如果假使科林真的在那时埋放了易仪,倘若地点百年来不变的话,现在应该按图索骥去找了吧。

秦王看台下的肯金的确有阿波罗描述的几分模样,就说:“寡人听说南国多鼓惑之数,没想竟秧及吾地,上卿可有对策?”

“时间紧迫,这是我的过失,我要赶在他们前面取到易仪。”

“大王修长城固国土,自然引得边陲小国注意也不为奇,吾等与姜女有过交道,臣自信能协助将其逮捕。”

阿波罗知道现在的局势不得不迫使自己重新来过这场游戏。

阿波罗顺着秦王话说,而秦王则是明摆着是对着百官与天下说。

“我一个人可以应付,你帮我照顾布莱尔就好了。“

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阿波罗知道秦王不指望自己能够抓住姜女,在当初遇到阿波罗时,秦王八成就已经看出姜女与阿波罗的关系非同寻常,而秦王之所以一忍再忍,在阿波罗看来,也决非是什么老子的嘱托,而是自始至终牵动着大家心绪的易仪,秦王似乎知晓着什么阿波罗不知道的秘密,或者说秦王知晓的正是阿波罗的秘密,阿波罗感觉秦王与易仪之间的关系渐渐不是利益那么简单,而是命运。

阿波罗了解卡罗尔的处境,势必不能协助自己一同前往。

阿波罗决定单独晋见秦王。

本文由彩世界发布于星座,转载请注明出处:长篇科幻小说《长城夺宝》连载 第二十三集

关键词:

本身和草地有个约定

         六月二七日,毕节,天气积云,天气温度13-26摄氏度。上午穿着短袖西裤到了饭馆大堂,娜仁见着自家霎时...

详细>>

怎么算回涨星座

长沙励步英语最新资讯:众所周知,中国家长在孩子的英语学习上花了大量时间和心血,但效果并不理想。究其原因...

详细>>

懒得不想写了

谁知道你们都喜欢些什么。和我又没有太大的关系,嘿嘿~ 不知道天气热了还是什么,最近这几天整个人懒懒的,一...

详细>>

我们终究没有在一起

我爱你 那你呢 1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雨洒落在热带与极地,不远万里。” 路灯不孤独,因为有树 所有对于“喜欢...

详细>>